????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道虽迩,不行不至”

——记市政协委员、民革上海师范大学委员会主委张玉萍

  儿时的张玉萍,视野中能望见的,多是荒芜的戈壁滩;耳朵中能听到的,多是嘹亮的军号声。

  张玉萍的父亲是西北核工业基地的一名运输兵。与当时投身中国核能事业的多数人一样,父亲把自己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了祖国的未来。

  作为随军家属,张玉萍的童年是在新疆的戈壁滩度过的。生活条件的艰辛自不必说,而当地的教育资源,更是无从谈起。小学时,张玉萍就读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教师都是从随军家属中抽调的,连专业都谈不上。

  如果按现在的标准来看,她绝对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但张玉萍用她自己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要成功,更重要的是信念。

  1984年,邓小平视察上海时提出“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做起”。那一年,计算机课程首次进入上海的高中课堂,翌年成为高中阶段必修课。正在人称“东方底特律”的湖北省十堰市读大学的张玉萍,课程表里也出现了计算机课程,教授基本的计算机语言。但当时社会上能用到计算机的地方可谓凤毛麟角。对很多人来讲,这个课学了也就学了,却没什么实际用处。

  张玉萍却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技术的前景。做毕业设计时,她把自己所学的编程知识落实到了应用上,用计算机辅助设计翻斗车起斗结构,在同辈中可谓首开先河。

  毕业后,张玉萍留校任教,此后又考入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1996年,她得到了赴德国深造的机会。这是一次改变她思想的游学。

  德国是汽车制造强国。张玉萍所在的院系就与宝马公司有合作关系。她发现,学校里的老师不像中国的老师那样都是纯粹的“学院派”,他们都来自工厂第一线。张玉萍曾就读的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机械制造系,与东风汽车公司也有紧密的合作关系,老师也有很多到车间实践的机会,“但我们的老师到工厂里,基本上是‘袖手旁观’,以理论指导为主,不动手参与。而德国的老师理论不弱,动手能力也一流。”

  在汽车工业中浸淫多年的张玉萍马上发现了国内的短板。更让她油生紧迫感的是:宝马公司当时的设计已经开始普遍采用网络技术,这在国内完全是个新鲜东西。

  这次的留学经历,让张玉萍眼界大开。深感“学海无涯”的张玉萍做出一个决定:继续攻读博士学位。2000年,年龄已经“奔四”的张玉萍不顾原单位挽留,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设计及理论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如今,她已在各类核心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获专利授权7项,软件着作权8项。这位从西北边塞走出来的小女子,追逐着科技发展的脚步,最终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

  听过张玉萍汽车机械方面专业课程的学生都会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她会把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历史,将前辈们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历程,以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融汇在自己的课程中,令学生们眼界大开。

  这是她的一个试验性创举:将思想政治教育融入到专业课程中。这也是她承担的学校教学创新任务之一。

  作为市政协委员、民革上师大支部主委,张玉萍被人们寄予的期望似乎不仅仅是本专业的教学与科研。从2012年开始,她多次承担学校的“校党委出题,党派调研”课题,写出了《基于社会需求的高校工科应用型人才教学培养模式探研》等两项报告,合计八万余字,为学校发展建言献策,获得了学校、学院各级领导及同事一致好评。

  上海师范大学有一个很有特色的统战工作项目:校中共党委领导与各民主党派每两月举行的专题座谈会。这个“双月座谈会”主题范围很广,比如“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一流本科建设”、“优化学科布局,提升研究水平”等等。对这个校园内的“参政议政”平台,张玉萍不敢懈怠,她每次都会认真调研、积极建言,还会根据不同主题,拉上组织内有相关经验民革党员一起参加,让大家都“开动脑筋”。

  民革组织的参政议政任务,张玉萍更不含糊。她带头撰写社情民意,2014年撰写的《关于政府加大对常规教育经费外追加教育投入资金使用监管力度建议》提案还获得民革市委年度优秀表彰。

  张玉萍是今年才增补为市政协委员的。一上任,她立刻拿出了自己做学问的那股认真劲儿,做调研、写提案,忙得不亦乐乎。前不久,她跟随市政协调研组到西藏调研,感触颇多,在路上就酝酿了一篇提案,呼吁重视通过各种渠道鼓励、吸引内地青年赴边疆游学、就业甚至创业,为边疆地区和人民送去希望和未来。

  “看着很多边疆地区到现在还没有摆脱贫穷落后的面貌,我觉得很心酸。”张玉萍说,她到现在仍有“边疆情结”。她期待着边疆的未来,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也会有日新月异的变化。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这句出自《荀子·修身》的格言,被张玉萍当作人生信条。正是以此为戒,她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出了自己的人生光彩。

作者:吉朋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