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回眸 > 稿件
深明大义的赵祖康
2013年08月01日

image

1989年9月2日,上海市市长朱镕基为民革上海市委名誉主委赵祖康祝寿

image

在历史性的关键时刻,他们都作出了正确的抉择,为上海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贡献。图为赵祖康(前中)和武和轩(右一)、刘昌义(左一)、陆大公(后立者)亲切交谈

image

民革上海市委老主委赵祖康(左,任期1958.8—1987.12)、徐以枋(右,任期1987.12—1996.1)有长达整整半个世纪的合作

  贤哲赵祖康,松江人氏,交大英才,深造于美国康奈尔,专攻土木工程,潜心学问,着述等身。上海解放后,他同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以民革市委主委之尊,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兼对台宣传工作委员会(今台港澳侨委员会)主任,建言献策,意切情殷。先生德高望重,思宽虑广,特点是:宁静致远,深明大义,重践行不尚空谈。

  解放前,祖康先生任上海工务局局长。“百万雄师过大江”加速了旧政权的瓦解。上海政要陈良、陈大庆、毛森诸辈纷纷匿逃,赵先生则“临危受命”出任“代市长”。四天后,大军入城,赵祖康按事先同上海警界“总领”陆大公密议,毅然在市府大楼悬出白旗,向人民表达在重大转折关头的抉择。这一义举的直接效果是,使市政当局从旧租界工部局时代以来的一切文书档案、细软行头,统统完整地转交到人民手中。

  陈毅市长高兴之至,第二天即在市府小礼堂,以穿越战火硝烟的褪色戎装,面见市府旧员300余人热忱嘉许,并与赵先生单独攀谈,慰勉先生“平心留任“。赵祖康以人民利益和国家大局为重,改变了“去大学教书”的念头,在新上海的市政建设岗位上日夜辛勤,不辞劳苦。他领导工务局全员出动,精心组织,抢修和扩建了虹桥机场、江湾机场、龙华机场、大场机场及浦东和吴淞两处海塘;铺高了南京路、淮海路等繁华街区的低洼地段;整治了药水弄等劳动人民聚居区的淤泥浊水;营造成当时名闻遐迩的“工人住宅新标志”曹杨新村。诸多煌煌业绩,都是陈毅市长与他“面商”之后,有时是与他同车同行之后产生的合作成果。这也让人们看到共产党鲜明的执政宗旨、施政风格和“统战”真谛。对解疑释惑、凝聚人心、巩固政权,把“烂摊子”变成“新基地”,赵先生和他的属下是尽了心智、出了大力的。

  在参加民主党派的问题上,赵先生也有深思熟虑。复旦教授卢于道邀他参加九三学社,他想了两天,认为各民主党派都是与共产党合作的兄弟党,加入哪个党派为国家大局服务,当按自己的经历和专长审时度势而定。经诚挚婉辞得到理解,赵祖康申请加入同国民党军政界有着深厚历史渊源的民革,两年后被推选为民革市委的“领头羊”,遂使他能与其他同辈贤达一起,凝聚和带动一大批原国民党军政界同袍和工程技术财政经济专业人士。不少“惊弓之鸟”在新旧交替的历史大变动时期汇入统一战线大洪流之后,能各得其所、各安家业、各享其宜、各尽职守,为人民新上海的建设,并在台港澳侨联谊和对外友好交往活动中,发挥了不可取代的独特作用。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赵祖康的爱国思想和大局意识与时并炽。从他常说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到“一统四化”(即祖国统一和四个现代化建设),到“为改革开放鼓与呼”,他都一步一个脚印地率先力行,使心中的“大义”化为具体的实在的行动与成果。

  笔者30多年前曾在赵先生兴国路寓所拜访,欣闻一席披肝沥胆诤言,于今音容宛在:他拿出一叠旧上海江海防布局图微笑着说,我是从“风雨如磐”走向“阳光灿烂”的人,和你宋同志谈,上海解放那一年的二月份,经亲友介绍,我就同地下党接上关系了。这是我早有憧憬早有准备的。根本原因是,我崇尚共产党人的风骨,景仰延安窑洞的质朴,服膺长征路上万死无悔的为人民服务宗旨。三民主义固然是社会主义的好朋友,但“交通救国”“工程建国”的夙愿,也同样能向“科技兴国”“民生报国”过渡,核心都是“我以我血荐轩辕”。赵先生摘下眼镜,抹一掬热泪继续说:“鲁迅先生这一诗句,可资体现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的理想和信念,也应当是我们这些决心跟党走的炎黄子孙的世代追求!”

  还有两件轶事鲜为人知。一件是: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赵先生读后两夜兴奋未眠,大有“漫卷诗书喜欲狂”之慨。足智多谋的赵超构先生,手握烟盒式耳机向他问政:“这确实是个转折点,但根本的东西不变,一个中国的原则不变。尊意如何?”赵祖康对曰:“是,台湾属于中国的原则也不变,但怎么解决‘两岸不幸分裂’的方略可以变。转折点,就是一个变。从长远观点看,《告台湾同胞书》确实是一个大喜讯,是民族之大幸,是渡尽劫波之后的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基石,同消解‘阶级斗争为纲’的思维是一致的。”接下来,赵祖康策动民革市委机关,联络上海解放前夕的“国军守门将”刘昌义、长春起义弃暗投明的郑洞国宿将史说,以及宋瑞珂、葛敬恩等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撰写了多篇言之有据的对台湾袍泽政策阐释文稿,以谈家常、报平安的语气,解析大陆这边的新变化、新气象、新激流、新发展,通过当时福建前线海峡之声电台和中国新闻社播发后,内外反应俱佳,点旺了许多浪迹海外游子的思乡情愫。赵祖康先生的手笔《以民族大义为重,振兴中华谋大统》,同当代名宿周谷城、刘靖基先生大作一起,获得了“全国好稿评选”一等奖,为生机勃发的上海添缀了殊荣。

  另一件轶事是:“赵主委喜欢咬文嚼字。”这是民革市委机关的几位“文胆”,亲口对笔者说过的“悄悄话”。宣传处长沈慕庚说:我们赵主委审读代拟稿,认真细致,非同寻常。八个民主党派后面,一定要加工商联,提到民主党派不能漏掉无党派人士。特别是,如果发现没提党的领导,他心里就不畅快,总要我们想办法补上,还关照“尽可能用事实把观点讲顺”。赵主委认为,在中国,尤其是眼下的中国,改革开放鸿猷初展,潮流涌动百舸争流,难免泥沙混杂五音竟叱。处此关头,更应心明眼亮、思深虑广、宁静致远。在一次专题研究民革组织及同仁如何与海内外黄埔军校同学会及老同学交往,或共同配合开展有关纪念活动时,笔者也亲闻赵先生说过:“‘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统一至上’是台湾黄埔会的宗旨,自有它的道理。但我们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主要是方针政策的领导,这是大义之中的大义,也是至上之中的至上;即使有的场合不讲,心里也得明镜高悬!”统战部长张承宗闻之盛赞:“说得好,赵老深明大义!“

  

  (作者曾在市委统战部、市政协任职。现为上海市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

作者:宋立桐 )